约伯

兴趣是改资料。

【奇玫】野兽的正装

''I got you.''

他舒展开肢体,眼角的笑纹与浪荡的回答背道而驰绽开疏离的褶皱:''Yes.''




Everett的双腿延展出流畅的弧度,脚趾瑟缩地蜷起。人体皮肤的热度令办公桌面蒙上一层水汽,他感到纸张割到他的大腿,也许为图便捷而坐在桌上不是个好主意。而当他自上而下地俯视着男人,以某种露骨的眼神怎样传达着需要被触碰的时候,Stephen Strange认为这名政府人员实际上是个危险的魔鬼。

Ross俯下身子,Stephen的掌下凹陷下一个浅浅的腰窝。他偏头啄吻在Stephen的嘴唇,像雨后丛林中某种温顺的小动物好奇地打量走进的猎人。

“这儿可真冷。”

噢。他当然不是什么温顺的野生动物。甜蜜的骗子。Everett Ross是崇尚力量的恶魔,指骨淌过反叛者的血液,下一秒却能坐在办公桌后以无辜的姿态面对庸庸无碌的文书报告。他游刃有余地周旋于能力与体格皆为非凡的超英联盟间,毫无畏惧地以刺示人。

Stephen抚摸过Ross的大腿,光芒在掌间凝聚带来温度。他明知故问地向上:“魔法可不管用,是吗?”

Stephen同样是拥有超自然力量的联盟成员之一,毋庸置疑。Ross追求着唯一的热源,他抬腿,纵容那双遍布伤疤的大手触摸到更深的地方。

总有一天他们会毁减彼此,带着无法预见的灾难。

''Kenny,''他觉得这像极了猫的名字,会在地毯上翻滚,裸露出肚皮的家猫。“穿好裤子,然后我就可以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Everett Ross的手臂圈住Stephen的脖颈,无声地说为什么不。他准确地降落在男人宽阔的臂弯,双腿蹭过斗篷紧贴Stephen的髋骨。纽约下午五点的日光照射进落地窗,Ross的双脚踩在他的靴面,越过那道光线仰起脑袋亲吻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


他的小荡妇。他的小明星。




Everett是完美的矛盾结合体。当纽约又一次陷落,城市的钢筋水泥顷刻化作火海中的废墟,爆炸与恐慌穿透人的耳膜直抵心灵时,Stephen用魔法将塌陷的政府大楼的墙面掀起。他从未尝过恐惧的滋味,但Ross毫无生机地躺在混凝土间的可能性几乎将他的心脏扯碎。他甚至能想象Ross身上的伤痕的细节,然后感到胸膛被硬生生嵌入开胸器撕裂肋骨的钝痛。因此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停止思考。

但Everett在那儿。尽管他脏兮兮又可怜地糟成一团,西装全是褶皱与破损,但他完好地站在那儿。他的脸颊被飞溅的石块划开一条长长的血痕,Stephen记得他的嘴唇曾停留在上的温度。

与Everett同处一室的女秘书员被钢筋戳进小腿,恐惧的泪水模糊了她的妆容。Ross将她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墙角,以深厚的训练经验有条不紊地包扎伤口。期间他用能够轻易取得信任的声音询问她的姓名与家庭。

很快地,Everett看到了他。Stephen悬在空中,掌间的光芒形成坚不可摧的屏障将混乱与火光抵挡在外。Stephen看着他如同看着他的罪恶,他的灵魂,他内心深处蛰伏的野兽。

Everett伸开双臂。

Stephen向他靠近,每一步都在杀死着他自己。Everett熟练地圈住他的肩膀,Stephen扣住沙金色的头发深嗅了一口。他闻到皮肤上硝烟颗粒的气味,火药,泥土,血液,并试图在浓厚的混合中找出Everett常用的须后水的味道。

“带我去吃晚餐。”

他的鬓角传来温温软软的触感。Ross喜欢拥抱,也喜欢亲吻。

而他的Everett总是知道如何用这些摧毁他。






Stephen Strange做过许多疯狂甚至致命的事。例如成为至尊法师。例如加入超英联盟。

最近的一件是爱上Everett Ross.

FIN.

评论(5)
热度(113)

© 约伯 | Powered by LOFTER